警惕麦卡锡主义死灰复燃

关于“麦卡锡主义”,《韦伯斯特国际英语大词典》是这样解释的:“一种二十世纪中期的政治态度,以反对那些被认定为具有颠覆性质的因素为目标,使用包括人身攻击在内的各种手段,尤其是在未对提出的指控进行证实的情况下,四处散布任意做出的判断和结论。”

回顾历史,1950-1954年间,以美国国会极右翼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为代表,美国掀起了一股极端、反民主的政治逆流,大肆指控、调查、诽谤并迫害“政府中的人”、民主进步人士甚至有不同意见的人,麦卡锡主义由此声名狼藉。不过,受冷战背景下美国国内氛围、党派斗争影响,加上麦卡锡本人不遗余力的鼓噪宣扬,麦卡锡主义泛滥一时。直到1954年底,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对麦卡锡提出谴责,麦卡锡主义才彻底破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

麦卡锡主义者经常采用歪曲夸大事实、诬陷诽谤、人身攻击甚至伪造新闻材料等手段,使得那几年成为20世纪美国历史上极端政治盛行的黑暗年代。

首先,美国一些人容不得一个富强的中国,对中国的发展势头如鲠在喉、心怀忌惮,把我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进行全面遏制打压,客观上为、遏华的极端思潮提供了庇护所。

经历了40多年的冷战,美国习惯了一个有敌人、有对手的世界,一部分美国政客沉溺于冷战思维,总是在制造对手、寻找想象中的敌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在发展自己的同时,也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美国一些人不愿意看到中国强起来,处心积虑打压我国发展,企图保持美国对我国的战略优势。在他们眼中,中国是在美国接触政策的“帮助”下才使得国力蒸蒸日上,而中国却没有发生美国所希望的那种质的变化。因此,他们认为美国“以触促变”的政策失败了,提出应该果断采取措施,“防止中国继续通过接触从美国获取不对称的好处,对美国国家利益构成威胁”。

其次,美国国内经济社会发展遭遇困境,一些政客对美国霸权地位的相对削弱感到焦虑,为转嫁国内矛盾、鼓噪遏华提供了社会心理条件。

冷战后,经济全球化步伐加快,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转向以里根经济学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严重的财政赤字压力。美国长期的经济不平等造成了阶层固化,社会撕裂愈加严重,社会流动情况陷入恶性循环,社会经济问题成堆。

在内部问题积重难返的情况下,美国一些政客将其国内矛盾归咎为中国的发展,企图将责任甩给中国。他们宣称是中国人夺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是中国人民过上了好日子导致了美国衰弱,为焦虑、愤怒、不满的人们制造出一个可供发泄的假想敌,引发民粹主义与冷战思维抬头。

再次,在美国两党政治纷争、三权分立宪政体系下,一些人试图将“”打造为新的“政治正确”,为麦卡锡主义的局部回潮营造了政治保守氛围。

麦卡锡主义之所以阴魂不散,并将矛头指向中国,本质上是由美国极力维持自身霸权地位的本性决定的,是由其遏制社会主义中国发展壮大的本性决定的。同时,美国一小群右翼极端保守势力充当“急先锋”,打着维护国家安全的幌子,把美国所谓自由民主原则抛在一边,肆意践踏个人基本权利、学术自由和市场经济规则,这是麦卡锡主义死灰复燃的直接原因。

21世纪的今天,一部分美国政客仍试图操弄麦卡锡那一套做法,逆世界潮流而动。麦卡锡主义一旦回潮,美国将再度上演政治悲剧,最终害人害己。

第一,恶化美国政治经济生态。麦卡锡主义意味着极端政治盛行,民主被民粹绑架、自由被政治投机迫害。当前美国极端保守势力抱着根深蒂固的“零和”博弈和霸权思维,奉行排外主义,竭力煽动美国社会中的各种不满情绪并加以利用。学术自由、科学交流、人才引进,麦卡锡主义救了美国本是美国引以为豪的创新优势。以麦卡锡主义式的思维,歧视、驱赶、迫害华裔科学家和学者,必将促使全球人才另寻热土,从而削弱美国创新经济的发展动能,加速美国经济衰败。

第二,侵蚀中美关系的战略根基。美国使用强硬手段挑起并不断升级中美经贸摩擦,背后也有麦卡锡主义的思维作祟。搅动中美关系大局,受到最大伤害的是两国政治关系,其影响将远远超出贸易战和科技战等范畴。

第三,不利于世界和平发展。今天美国极少数人拿着麦卡锡主义的“旧瓶”,装上极力诋毁中国、煽动美国与中国对抗的“新酒”,企图掀起违背世界和平发展大势的“复古逆流”。他们无非是要全面遏制中国,扭转中国的发展势头,继续维护美国霸权地位。

对此,我们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居安思危、知危图强,扎实做好自己的事,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尊严和核心利益。

美媒:美华裔科学家担忧“新麦卡锡主义”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7月19日发表文章称,美国华裔科学家受审查引发对种族受区别对待的担忧。

文章介绍,美国埃默里大学教授李晓江和李世华参与撰写了对老鼠进行基因编辑的研究报告。李晓江和李世华是夫妻,两人都出生在中国。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称,很多科学家都在探索基因编辑的“潜在疗效”,上述成果令人感到欣慰。这可谓科学全球化以及中国与美国高等教育建立深厚联系的最佳例证。

而今,李晓江和李世华却被踢出了埃默里大学,他们的实验室也被关了。文章称,他们的经历表明,华裔科学家受到的审查力度越来越大,这也令全美各个校园如坐针毡。

今年5月,埃默里大学突然开除了李晓江和李世华。他们在享有盛誉的埃默里医学院已有23年时间。埃默里大学指称,麦卡锡这两位教授未完全公开外国的科研经费来源以及他们参与中国的机构和大学工作的程度。这两位科学家都是归化的美国公民。

文章称,麦卡锡此前在埃默里大学任人类遗传学教授的李晓江对该大学的这一说法提出了质疑。他最近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会例行性地在我的出版物中披露我与中国的联系以及中国对我的资助等情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

科马克·麦卡锡的人物生平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科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rthy)1933年出生于美国罗得岛州,爱尔兰裔。1937年随家迁至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他在家里的六个孩子中排行老三,有三个姐妹和两个兄弟。在诺克斯维尔,他进入了天主教学校。他的父亲是其后三十年里当地有名的律师 。原名Charles Joseph McCarthy Junior,Cormac 是爱尔兰语,意为Charless son(mac)。

1951-1952年,麦卡锡进入了田纳西州立大学,主修文科。1953年,他加入了美国空军,服役四年,期间两年在阿拉斯加主持一个广播节目。1957年,重返田纳西大学。在大学期间里

,他在学生报纸上发表了两篇短篇小说,1959和1960两年获得了Ingram-Merrill奖。1961年,他和大学同伴Lee Holleman结婚,有了他们的儿子Cullen。麦卡锡没有获得学位再次离开学校,麦卡锡举家迁移至芝加哥,在那里写下了他的第一部小说。随后他结束了和Lee Holleman的婚姻关系,回到了田纳西 。

麦卡锡的第一部小说,《果园守门人》(The Orchard Keeper),于1965年兰登书屋(Random House)出版社出版。他把手稿交与兰登书屋,据称是因为这是其“唯一听过的出版社”。兰登书屋的艾伯特·爱斯肯(Albert Erskine)发现了书稿的价值。爱斯肯正是威廉·福克纳的编辑,直到后者于1962年逝世。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爱斯肯也同样一直为麦卡锡编辑 。

1965年夏天,借着从美国艺术文学院获得的游学奖金,麦卡锡乘船出海,希望探访爱尔兰岛。出船期间,他遇到了时在船上任歌手的Anne DeLisle。麦卡锡他们于1966年在英国结婚。当年,麦卡锡收到洛克菲勒基金会奖励金,以此继续环南欧旅游,直到登陆伊比沙岛。在那里,他写下了第二部小说《外围黑暗》(Outer Dark)。随后和妻子回到美国,并于1968年发表了这部小说 。

1969年,麦卡锡和妻子迁至田纳西路易斯维尔,购买了一谷仓,麦卡锡亲手修造房子,甚至自干工活。在这里,他根据真实事件写下了另一部小说《神之子》(Child of God),于1973年出版。和此前的《外围黑暗》一样,《神之子》的故事设置在南阿巴拉契州。1966年,麦卡锡和Anne DeLisle分开,搬至德克萨斯的El Paso。1979年,小说《沙崔》(Suttree)最终出版。这部小说已经断续写了二十年。利用1981年获得的麦克阿瑟奖金支撑生活,他写下了另一部小说《血红子午线》(Blood Meridian, or the Evening Redness in the West),在1985年出版 。

子Jennifer Winkley及他们的儿子John居住在新墨西哥州圣达菲北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

镜报:找替补门将利物浦考虑南安普顿的麦卡锡

直播吧6月16日讯 《每日镜报》报道,利物浦主帅克洛普正考虑引进南安普顿门将麦卡锡取代今年大概率会离队的米尼奥莱。麦卡锡

由于阿利森到来后失去了主力位置,米尼奥莱预计会在今夏离开安菲尔德以获得更多出场机会。31岁的米尼奥莱自2013年加盟以来,麦卡锡为红军出场超过200次,但他上赛季只出战过1场足总杯和1场联赛杯。

据悉,南安普顿的门将麦卡锡目前进入了红军的引援名单。实际上,去年夏天买来阿利森之前,克洛普就曾考虑过引进这名英格兰门将。

29岁的麦卡锡去年11月在对阵美国队的友谊赛中迎来了个人代表三狮军团的首秀。不过,他在二月份以后失去了主力位置,新帅哈森许特尔选择了信任前曼城门将Angus Gunn。这或许会给利物浦引进麦卡锡提供一定的可能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

尤金·麦卡锡的介绍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尤金·麦卡锡(Eugene McCarthy),1916年3月29日生于明尼苏达州的沃特金斯,他先后在家乡的圣约翰大学和明尼苏达州立大学拿到学位。在从政之前,麦卡锡的主要工作是在大学当教授,讲授经济学和社会学。麦卡锡麦卡锡以坚定的反越战立场参加了美国1968年的总统大选,并直接导致积极主战的约翰逊总统退出总统选举。虽然麦卡锡后来与总统无缘,但他的行为改变了美国的历史,此后反战运动成为美国政治中的主流,并最终结束了越南战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

麦卡锡主义的魔爪又伸向两岸文教交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

台当局在短短半年内不断用各种法律和行政手段阻挡两岸交流,并阻止台湾同胞赴大陆筑梦发展,直接用法律手段开罚厦门社区主任助理,研拟取得居住者要回台进行登记和罚款,并限缩在台参政考公职之权利,更为离谱的是直接驱逐大陆学者在台进行交流。的“麦卡锡主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凡举跟大陆有关不喜欢听的,它都会用尽各种手段阻止。如今台当局又将魔爪伸入两岸青年学生交流中,“会”和台教育部门也开始用行政和法律手段直接对台湾同胞进行开罚和限缩。

首先就在5月8日台教育部门发出声明称“移送涉‘违法’代办中介赴大陆求学业者”,并称要遏制和中介赴大陆求学的状况,台教育部门主动搜集证据,将相关12家业者移送检调单位进行调查,并称这违反了“两岸条例”可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并科新台币一百万元罚金。台教育部门如此大动作发出声明,不无让人联想到去年八月时“会”在网站做了“台生专区”,里头的内容清一色都是不鼓励台湾青年学生赴大陆求学。但这股赴大陆求学潮在近几年来都成爆炸性增长是时代的潮流,谁也无法阻挡的,因此台当局相关部门无不开始用各种手段来恫吓台湾青年学子赴大陆求学,如今台教育部门罕见的发出该声明,并且大动作举发移送相关业者,彷彿就是要告诫相关业者不要轻举妄动,同时再次告诫台湾青年学子和家长,台当局不鼓励也不青年学生赴大陆高校求学发展。

再来一个更令人傻眼的消息,一样又是出自“会”和台教育部门的连线搭配,众所周知两岸高校间缔结兄弟院校,同时进行师生互访和交流乃促进两岸学生彼此的感情,促两岸青年同胞的交流融合。但如今“会”却称要防范共青团所属高校与台湾高校之间的合作,发现到台湾的世新大学和文化大学等校与系属共青团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和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有缔结兄弟院校并进行各项交流,“会”认为不妥当,同时也将请台教育部门基于职权规范台湾各高校。简言之就是要限制台湾各高校与该兄弟院校之间的各项交流,“会”还胡言乱语说什么不要陷入大陆“统战圈套”。台湾高校与大陆高雄缔结兄弟院校本乃天经地义正常不过的事,大陆有近三千所高校与台湾高校交流都不该限制和恫吓,两岸各界都应该用积极正向的态度支持与鼓励才对,反观台当局的限缩两岸高校交流的作法和“污名统战”的说法才是最不得人心的事。

就在本周台“会”和教育部门的搭档连线,一来限制恫吓台湾青年学生赴大陆求学,二来又以“共青团”高校为借口限缩两岸高等教育交流。台当局这一系列的作法无疑就是在制造两岸文教交流版的“麦卡锡主义”,骨子里就是见不得两岸各种交流和融合,如今就连最无政治性的两岸文教和学生交流都受到限制,真不知道台当局是如何想的。但这股阻挡两岸交流的逆流是不可能得逞的,因为在未来两岸各项交流只为更加深入,两岸同胞之间的各项合作只会更多,台湾同胞赴大陆求学发展筑梦是时代的潮流,麦卡锡谁也无法阻挡。(作者:罗鼎钧,沈阳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副秘书长)

赫伯特·西蒙的生平年表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16年6月15日 西蒙生于美国威斯康辛州米尔沃尔,父亲是一名在德国出生的电气工程师,母亲是一个多才多艺的钢琴演奏家。

1933年 进入芝加哥大学政治系学习。在上大学时,麦卡锡西蒙就对密尔沃基市游乐处的组织管理工作进行过调查研究,这项研究激发起了西蒙对行政管理人员如何进行决策这一问题的兴趣,这个课题从此成为他一生事业中的焦点。

1936年 从芝加哥大学毕业,取得政治学学土学位。之后,他应聘到国际城市管理者协会ICMA(International City Managers’Association)工作,很快成为用数学方法衡量城市公用事业的效率的专家。在那里,他第一次用上了计算机,对计算机的兴趣和实践经验对他后来的事业产生了重要影响。

1937年 圣诞节在威斯康辛州米尔沃尔,与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秘书多萝西娅·派伊结婚。

1939年 转至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负责由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对地方政府的工作和活动进行研究。这期间,他完成了博士论文,内容是关于组织机构如何决策的研究。这一论文成为其代表作《管理行为》的雏形。

1942年 在完成洛克菲勒基金项目以后,西蒙转至伊利诺伊理工学院政治科学系,在那里工作了7年,其间还担任过该系的系主任。

1949年 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经济管理研究生院任教。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成就就是在这里做出的。

1956年夏天 数十名来自数学、心理学、神经学、计算机科学与电气工程等各种领域的学者聚集在位于美国新罕布什尔州汉诺威市的达特茅斯学院,,讨论如何用计算机模拟人的智能,并根据麦卡锡的建议,正式把这一学科领域命名为“人工智能”。西蒙和纽厄尔参加了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而且他们带到会议上去的“逻辑理论家”是当时唯一可以工作的人工智能软件,引起了与会代表的极大兴趣与关注。因此,西蒙、纽厄尔以及达特茅斯会议的发起人麦卡锡和明斯基被公认为是人工智能的奠基人,被称为“人工智能之父”。

1957年 西蒙与别人合作开发了IPL语言(1nformation Processing Language)。在AI的历史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这是最早的一种AI程序设计语言,其基本元素是符号,并首次引进表处理方法。

1960年 西蒙夫妇做了一个有趣的心理学实验,这个实验表明人类解决问题的过程是一个搜索的过程,其效率取决于启发式函数(heuristic function)。在这个实验的基础上,西蒙、纽厄尔和肖又一次成功地合作开发了“通用问题求解系统GPS(General Problem Solver)。GPS是根据人在解题中的共同思维规律编制而成的,可以解11种不同类型的问题,从而使启发式程序有了更普遍的意义。

1966年 西蒙、纽厄尔和贝洛尔(Baylor)合作,开发了最早的下棋程序之一MATER。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 西蒙提出“决策模式理论”这一核心概念,为当前受到极大重视的决策支持系统DSS(Decision Support System)奠定了理论基础。

1970年 在研究自然语言理解的过程中,西蒙发展与完善了语义网络的概念和方法,把它作为知识表示(knowledge representation)的一种通用手段,并取得很大成功。

1972年7月 作为美国计算机科学家代表团成员之一第一次到中国访问。之后又9次来华访问。

1975年 他和艾伦·纽厄尔因为在人工智能、人类心里识别和列表处理等方面进行的基础研究,荣获计算机科学最高奖——图灵奖。

1976年 西蒙和纽厄尔给“物理符号系统” 下了定义,提出了“物理符号系统假说”PSSH(Physical Symbol System Hypothesis),成为人工智能中影响最大的符号主义学派的创始人和代表人物,而这一学说则鼓励着人们对人工智能进行伟大的探索。这也是两人在人工智能中做出的最基本的贡献。

1976—1983年间 西蒙和兰利(gley)、布拉茨霍夫(Gary L.Bradshaw)合作,设计了有6个版本的BACON系统发现程序,重新发现了一系列著名的物理、麦卡锡化学定律,证明了西蒙曾多次强调的论点即科学发现只是一种特殊类型的问题求解,因此也可以用计算机程序实现。

1978年 由于西蒙对“经济组织内的决策过程进行的开创性的研究”,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1980年 中国天津大学聘任西蒙为该校名誉教授,并派出一些学者在西蒙指导下进行短期记忆方面的研究。

概括指出卡麦锡主义兴起的历史背景及影响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麦卡锡主义是1950—1954年间肇因于美国参议员麦卡锡的美国国内、反民主的典型代表,它恶意诽谤、肆意迫害和民主进步人士甚至有不同意见的人,有“美国文革”之称。从1950年初麦卡锡主义开始泛滥,到1954年底彻底破产的前后五年里,麦卡锡它的影响波及美国政治、外交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麦卡锡主义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也成为政治迫害的同义词。

1.二战后美苏对立。二战结束后的美国,战争的阴影还没有消失,冷战的恐怖气氛又接踵而至。美国一方面在国际上与苏联对抗,另一方面在国内清除所谓的“意识形态”,打击进步势力。

2.反对工人罢工。1945年3月,美国众议院以207票赞成、186票反对,把其臭名昭著的“非美委员会”(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改为常设机构。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国内通货膨胀指数急剧上升,在短短的一年中发生了3.47万次罢工,共有450多万工人走上街头。众院非美委员会借机指责工会 “已被渗透”,极力煽动公众反对和,迫害进步人士。

1.麦卡锡主义加深了美国对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仇视,进一步加剧了美苏”冷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

麦卡锡主义的获得正名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所罗门-阿德乐(Solomon Adler):任职美国财政部,去了中国并加入政权(1994死在中国);

Charles Flato,他还任职于“经济战争委员会”和“外国经济管理局”。

尽管有渗入美国政府的前提是正确的,很多受到麦卡锡怀疑的人并不是间谍。 1947年6月,“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提交给国务卿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一份秘密备忘录,请他注意国务院内部已经发展而且仍在发展的安全隐患。备忘录写道:

“有证据显示,有一个周密的、精心计算的方案,不但保护身居高位的成员,而且弱化安全和情报保护措施。联邦调查局一份关于苏联对美国的间谍活动的初步报告指出,有很多国务院雇员卷入了间谍活动,其中一些人担任高级职务。”

罗伯特-李(Robert E. Lee)是拨款委员会的主要调查员,负责准备这份名单。“李名单”使用了数字而不是直接使用人名,这个名单在委员会内部发表。

这个备忘录里列出了9个国务院官员,指出他们“只是国务院雇员里的几个代表,国务院里有几百名这样的雇员,他们受到保护并允许继续工作在那里,尽管事实上他们对国家安全构成明显的威胁。” 但是从1947年到麦卡锡发表Wheeling演讲的1950年2月,国务院没有因为忠诚和安全原因解雇任何人。

尽管不是全部,但麦卡锡提出的大部分案例,都来自“李名单”或李议员在1947年为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整理但是还没有解决的国务院安全案例的“108人名单”。Tydings委员会(The Tydings subcommittee)也有一个名单。除了上面已经列出的Venona文件证实的间谍以外,还有一些麦卡锡指证的安全和忠诚隐患被证明是正确的:

Gertrude Cameron,美国国务院,信息和编辑专家;麦卡锡案例55号,李名单65号。

Herbert Fierst,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1号,李名单51号。

Stella Gordon,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40号,李名单45号。

Stanley Graze,美国国务院情报部门;麦卡锡案例8号,李名单8号。

Val R. Lorwin,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54号,李名单64号。

Peveril Meigs,美国国务院,美国陆军部;麦卡锡案例3号,李名单2号。

Philip Raine,美国国务院,地区专家;麦卡锡案例52号,李名单62号。

David Zablodowsky,美国国务院,联合国出版部主管;麦卡锡案例103号。 在保守派作家Ann Coulter的书《背叛者:从冷战到反恐战争期间左翼自由派的背叛行径》里,她这样评价麦卡锡:“半个世纪之后,只有一些无害的怪物还自称者的时候,人们很难捕捉麦卡锡发动的战役的重要性。但是今天‘者’这个词听起来和‘君主制主义者’一样可怕,不是毫无原因的--那绝不是因为大无畏《纽约时报》的社论谴责麦卡锡,赞美哈佛大学教育出来的苏联间谍。是麦卡锡使得当主义者成为可耻的事情。美国内部的运动再没能恢复元气。”当Ann Coulter要求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主持人Bill OReilly举出一个被麦卡锡折磨的无辜人的例子时,OReilly提出Dalton Trumbo,他是“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HUAC)指控的“好莱坞的十个人”之一,OReilly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个委员会的目的是调查美国对好莱坞的渗透,曾要求“好莱坞的十个人”的剧作者、导演和制作人于1947年到国会作证。而麦卡锡是在1950年才开始他的战斗。1953-1954年,麦卡锡调查新泽西州Ft. Monmouth的高级秘密设施松懈的安全管理被管理人员拒绝,他们宣称Ft. Monmouth没有安全问题。然而多年之后,Barry Goldwater参议员在《没有什么好道歉的:美国参议员Barry M. Goldwater的个人、政治回忆录》里(With no apologies: The personal and political memoirs of United States Senator Barry M. Goldwater)。解释了为什么把美军在Ft. Monmouth的超级秘密部门悄悄搬到亚利桑那州(Arizona),麦卡锡他说:“Carl Hayden1955年1月成为有很大权力的拨款委员会主席,他私下告诉我,Ft. Monmouth搬家了,因为他和其他多数党委员都相信,Ft. Monmouth的安全网已经被攻破。他们不愿公开承认麦卡锡的指控是正确的。他们唯一的替代选择就是把整个设施从新泽西搬到亚利桑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美国成立了“莫伊尼汉保密委员会”(Moynihan Secrecy Commission)负责对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的文件加以保密和调查,这些文件有超过40年的保密期。保密委员会的最终报告发现:“只要有指控,就有否认…只要有人认为政府里有渗透,就有人认为政府捏造指控冤屈无辜。中央情报局负责监督历史情报收集的Hayden Peake指出,“还没有一个现代政府象美国政府那样被全面渗透。”

美用人才“封锁令”防范中国麦卡锡主义幽灵重现?

美国能源部副部长布鲁耶特。他在接受美媒采访时明确提到“中国威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本周一起,美国能源部开始实施一项“禁令”——禁止雇员参与中国等“敌对国家”的人才招募计划。获悉并报道此事的美国《华尔街日报》11日称,这是特朗普政府为避免中国“到处窃取美国科技”所采取的最新行动。在夸大“中国威胁”、与中国“科技脱钩”的路上,美国显然越走越远。这让一些媒体和专家怀疑上世纪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幽灵是否重现。当年,钱学森等一批在美华人科学家因此回国。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在逐渐增多。香港《星岛日报》评论说,美国近几十年来的科技发展优势,离不开它的人才政策和移民政策,现在阻碍科技交流,侵害科研人员正当权益,最终受损的必定是美国自己。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从10日开始,美国能源部要求所有人员和几乎全部合同工披露参与外国政府项目的情况,这些项目旨在招募科学家、研究人员和企业家。根据该命令,如果参与涉及国家安全的敏感项目,这些员工就必须切断这些联系,或者从能源部辞职。按照美国能源部副部长布鲁耶特的说法,即便科学家承诺退出有问题的外国人才计划,仍将由反间谍官员判定其是否继续构成安全风险。而且,披露所参与的人才计划并不一定能让科学家避免被起诉的可能。

美国能源部负责监督17个国家实验室。这些实验室雇用约1.5万名联邦工作人员和10万名合同工。《华尔街日报》援引能源部官员的话说,该部门已成为经济间谍活动的主要目标,因为该部门是美国政府的主要科研机构,支持从物理科学的元素研究到军方核武库等项目。

“中美贸易争端蔓延至科研领域”,德国新闻电视台11日评论说,虽然美国能源部官员声称禁令针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等敌对国家,但布鲁耶特在接受美媒采访时明确提到“中国威胁”。他称中国构成的威胁是,其将拿走由美国纳税人埋单的技术和研究成果。《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官员的话说,中国及其“千人计划”已经被能源部盯上。

布鲁耶特称,能源部已经发现外国人才计划向美国国家实验室系统的科学家开价数十万美元,甚至数百万美元从事研究工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卡锡一些实验室人员被与外国军方有关的人才项目招募。《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有美国官员还说,这种威胁目前正在加剧,因为其他敌视美国的国家试图效仿中国的做法。

“”评论称,这项禁令是特朗普政府更积极地防止中国“窃取技术”以及与中国科技竞争的努力。美方声称,中国广泛地“盗窃”美国的科学技术,并强迫在华美企转让技术。但中国对此予以否认,强调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和改善营商环境。德国新闻电视台说,美国认为中国正通过一系列计划和措施推动科技发展,为中国领先美国铺平道路。美国能源部的“禁令”显然是阻止中国科技崛起的动作之一。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张文宗1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如果美国继续和中国在人文科技合作领域“脱钩”,那么它的卫生部门、教育部门也可能陆续出台类似限制性措施。美国对华战略发生质变,使其拉开科技“新冷战”的序幕。麦卡锡

原标题:美用人才“封锁令”防范中国 港媒:最终受损的必定是美自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