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陆战1师学志愿军夜袭李奇微被打痛:中国人不那么好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eepiedreams.com/,麦克阿瑟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夜战和突袭是志愿军屡屡战胜“联军”的重要法宝。在第二次战役中,刚刚入朝作战的第9兵团,通过昼伏夜行、穿行山林,成功躲过美军频繁的空中侦察。犹如天降神兵的10多万志愿军,在长津湖附近地区成功将东线进攻的“联军”和韩军包围,逼迫敌人在付出惨痛代价后,从元山港走海路仓皇逃跑。

在败退的“联军”中有一支美军精锐,那就是海军陆战队1师。美陆战1师是美军最早为登陆作战而建立的精锐部队,后来建立的陆战2师、3师,它们的骨干力量也是从陆战1师抽调过去。

陆战1师曾因为在二战太平洋战场上的瓜岛战役、贝里琉岛战役、冲绳岛战役中英勇作战、战功卓著,被美国总统三次嘉奖。特别是在瓜岛战役中,陆战1师最早登陆日本占领的瓜岛,并在恶劣的环境下抵挡日军精锐部队围攻,长达4个月之久,直至其他美军到达瓜岛。总兵力只有1.8万的陆战1师(其他部队略有加强)在瓜岛战役中,因阵亡和伤病共减员7000多人,李奇微几乎达到瓜岛战役中美军伤亡人数的一半。所以,陆战1师凭借着瓜岛战役中的表现,被美国总统罗斯福授予美军前所未有的荣誉——“优异部队”称号。

但就是这么一支战功卓著的海军陆战队,居然在第二次战役中被我志愿军打得节节败退。甚至陆战1师曾经引以为豪的登陆作战技能,最后被逼着用在从元山港乘船败退上,这简直就是陆战1师的耻辱。更加让他们受不了的是,陆战1师从元山撤回釜山后,美军远东司令麦克阿瑟一直都没有安排他们上前线,而是命令他们清剿朝军“游击队”。这在陆战1师的官兵看来,完全是对他们战斗力的质疑,他们渴望与志愿军交手,并希望通过一次胜利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终于在第四次战役中,“联军”前线总指挥李奇微抓住志愿军休整的时机,组织“联军”和韩军全线反击,志愿军被迫后撤。为了填补战线师重新回到了前线,加入了追击志愿军的行列。

但由于志愿军撤退速度极快,陆战1师难以领略“雪耻”的快感。当陆战1师接近华川水库的时候,他们从韩6师的情报中得知,华川水库有志愿军坚守,而且志愿军把水库闸门打开,想利用大水减缓“联军”北进追击的速度。

眼前的局势,让陆战1师官兵感到,他们“雪耻”的机会来了。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志愿军在长津湖水库打败他们的夜暗突袭战术,袭击在华川水库防守的志愿军。这无疑是让自己雪耻最好,也是最彻底的方法。史密斯将自己的作战计划上报给了指挥部,李奇微亲自审查并同意了这个计划。

陆战1师安排袭击华川水库的部队是陆战7团,这也是一直战功卓著、能打硬仗的部队。瓜岛战役中,这支当时还是以新兵为主的陆战1师7团在美164步兵团3营的配合下在伦加防御圈抵抗住了由日军中将丸山政男指挥的约7000人的突击队连续两个晚上的进攻。这场战斗,陆战7团伤亡不到60人,而日军阵亡数高达1500人。

夜幕降临,陆战7团为隐蔽行踪,没有使用汽车,而是携带着足够的弹药和补给,配属一个特种兵连悄然出发。他们借着微光隐秘前行,似乎非常顺利的到达了华川水库北岸。紧接着,陆战7团安排2个连守在北岸,其余部队使用橡皮艇向水库大坝的水闸方向划去。陆战7团准备占领大坝,关闭水闸,“粉碎”志愿军迟滞“联军”追击的计划。

可是当陆战7团的橡皮艇划到水库中央时,突然遭到来自对岸志愿军阵地的机枪射击,在水面上没有遮挡的美军顿时陷入慌乱。毫无疑问,陆战7团的夜暗突袭计划已经被志愿军发现。陆战7团赶紧将橡皮艇划回北岸。

更让美军没想到的是,水库北岸也响起了枪声,志愿军和陆战7团留在北岸的两个连交上了火。如果不是北岸的两个连顽强抵抗,守住了北岸,恐怕在水库上的陆战7团将全部被志愿军围歼。

原来,防守在华川水库的39军115师344团虽然将防御重点放在了大坝水闸方向,但是他们也安排了少量部队和哨兵在水库周边警戒。当陆战7团通过警戒位置时,警惕的哨兵早已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于是,344团等到陆战7团乘皮划艇到达水库中央,立即组织半渡而击。

陆战7团虽然是美军精锐,武器也远胜志愿军,但是在夜暗环境下,没有飞机、大炮的支援,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344团留在水库北岸的也只是少量部队,照样搅得美军不得安宁。

第二日天亮,美军总算稳定住了防线,他们准备乘坐皮划艇实施强攻。可是面对志愿军布置巧妙的坚固防线,曾经在登陆作战中无往不利的海军陆战队官兵根本无从下手。好几次他们想冒险一试,但是均以失败告终。战至天黑,陆战7团将战况向上报告,李奇微不得不承认,“中国人的战术不是那么好学的”。他命令陆战7团撤回,并宣布这次袭击失败。

【李奇微,朝战中曾接替沃克担任第8集团军司令,后接替麦克阿瑟担任“联军”司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